清狂不轻狂

#记住,他是……#



为了一个名号,幼年浴血,独撑解家

只因一个角色,却看透了,世态炎凉

戏子无情是他

心狠手辣是他

记住,他是花儿爷。


  

  

  



为了一个戏子,一见倾心,失去潇洒

只因一句话语,远赴沙海,丧失光明

放荡不羁是他

不言疼痛是他

记住,他是黑瞎子。


  

  

  

  



只因一个使命,单赴长白,独守终极

只因一扇巨门,不忘思念,苦了离人

闷不吭声是他

不离不弃是他

记住,他是闷油瓶。


  

  

  



只因一个鲁王,陷入谜团,不能自已

只因一个长白,独守十年,隔绝思念

天真无邪是他

沙海邪帝是他

记住,他是天真。


#他和我#

他叫青玄

我叫贺玄

他是仙界的风师娘娘

我是鬼界的黑水沉舟

他夺了我的命格

我杀了他的哥哥

他是我的敌人

我是他的朋友

最后

他放弃了我

我爱上了他


(好久之前写的,文笔还很嫩……/捂脸)


#戏子无情#

在刀捅入他胸膛的一瞬间,他明白了他永远取代不了解家在他心里的地位。
黑瞎子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如果有一天,解家气候断了,要用他黑瞎子的命来换取解家的辉煌,花儿爷会抛弃解家还是牺牲他……
黑瞎子知道,他的命和解家相比一文不值,谁让她爱上了一个戏子,戏子无情,谁让她爱上了解家当家……
他记得他之前和花儿爷说过一句话,花儿爷,如果有一天你用刀指着我的时候,我也会用枪指着你,这一天到了,可是他没有开枪……
花儿爷看着倒在他身上的人,笑了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“花儿爷……解家我替你守住了……”
……

        胖子给小哥打电话:“小哥,天真请咱们吃饭,赶点早儿,我说天真那么抠的人可是难得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天真是谁?”小哥淡淡的打断
       “……小哥你?连天真都忘了?咱铁三角的天真啊”
      “不记得,没别的事情就挂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胖子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一阵发蒙,半晌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苦笑着向照片举杯:“天真啊,你走了,小哥忘了,从此以后,就只剩胖子我一人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没人回答他,他面前只有一座墓碑,上面的照片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年轻人,墓碑上刻了两个字——吴邪。
=====END=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