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狂不轻狂

        胖子给小哥打电话:“小哥,天真请咱们吃饭,赶点早儿,我说天真那么抠的人可是难得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天真是谁?”小哥淡淡的打断
       “……小哥你?连天真都忘了?咱铁三角的天真啊”
      “不记得,没别的事情就挂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胖子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一阵发蒙,半晌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苦笑着向照片举杯:“天真啊,你走了,小哥忘了,从此以后,就只剩胖子我一人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没人回答他,他面前只有一座墓碑,上面的照片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年轻人,墓碑上刻了两个字——吴邪。
=====END=====

评论

热度(2)